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:--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comment (-) | trackback (-) | page top↑

俺の神様

昨晚梦见了hyde,虽然临睡前反复念叨了十遍yamashita tomohisa。

在看一台不明所以的颁奖晚会,我坐在场子偏后的位置,离开10多米远是la的四位,大概是之前乳猪叫我看NHK直播可是不管尝试蚂蚁还是sop还是KH都无力,结果在梦中出现了。演出到一半时候,我听见身后有声音就回头,豆子堆着笑脸挤到了我正后方的位置上,(自动过滤原本坐在那位置的路人甲),于是我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大叫hyde桑!啊啊啊满脸洋溢的到底是怎样温柔的笑容啊!虽然是梦境,但现实清晰得过头了。然后我用不算太蹩脚的日文和他说话,除了表述我对他汹涌澎湃的爱慕膜拜之情,还说了什么我就记不得了。。。总之他就那么近距离在我面前耐心听我说话然后还点头微笑,———眩晕!然后我还对他说请再来上海<——喂喂!貌似你人在帝都也,为毛让他去魔都。。。然后豆子就一脸坏笑假装听不懂,囧。啊啊啊还记得08HK机场上他有回应“嗯”这样哦!后来我找出一小本让他签名,他一下签了三个,还画了个兔子,= =+,啊啊啊整个梦境里他就是超温柔一好男人啊!!!暴泪!第一次,梦境清晰到了真实过头的感觉。5555555555555555555后来他离开座位去前面了后来我就醒了。回忆梦境的时候,真的,满心都是暖暖的,暖暖的,幸福。

一下午都在看live DVD,把音量开到最大,跳着笑着随他一起吼着……
海边、砂时计的时候捧着纸巾暴泪。
hyde啊,俺的神样,我到底有多爱多爱你呢。。。

翻出来下面这篇文,虽然距离现在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描述的心情一样真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转帖的分界线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如果能用世界换来他的微笑
——给我的天使

上帝的一刻疏忽
他最宠爱的天使便亲临人间
成就了世人企盼了千万年的一场膜拜
世人说:“我们爱你。”
我说:“我只是看着你……”

总有些爱是不知该从何说起的。

其实我并不爱他,当然,这里我说的是对待恋人般的爱。他结婚了,有了孩子。很多人爱他。他不是我一个人的。
我只是会随时随地地想起他。想起他垂下眼敛时沉静的面孔,和演唱会上肆意飞扬的色及肩长发;想起他偶尔微笑时闪闪发亮的眼睛,和他抬头仰望时寂寞的神情;想起他严肃时倔强的嘴角,和抽烟时疲倦而冷漠的眉眼。
他不停地变换不同的面孔,只是所有的他无一例外地透着一种触目惊心的美丽。它太远,太不可触及,我睁着眼看得很清楚,之间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。

在一堆浮躁的面孔当中,有这么一位神祗出现,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。
世人等待这样的人已经太久,所以他们无论离他多近,都心甘情愿仰头看他,他们说他是神样的男子,他们说他一直都这么年轻和美丽,可我知道他不是。
当然,在他还留着金色的短发,看起来像个有着无辜眼神的孩子的时候,他常常一勾嘴角就是一脸天真的笑,后来他化了淡妆站在镜头前,就总是一脸沉静的样子了。
我们无比珍爱的带来耀眼阳光的天使,原来并不是永远都不会变的。

总觉得最近已经很少看见他笑。有时候看他的近照,发现已有隐约的细纹蔓延上他漂亮的眉角。
他也开始唱一些飘渺的慢歌。那些圣歌般空灵澄的曲子,在他低柔嗓音的浅吟低唱之下,便顺理成章地流淌出虚幻的韵味来。我们在迷离的恍惚中陡然看见他的眼睛,居然是刻骨铭心的深情。这个时候再回想起他在96年的武道馆里,剪着齐耳短发,坐在音箱上孩子般摇头晃脑唱着《C'est la vie》的情景,真是觉得恍如隔世了。
却是更加美丽。

从来不觉得“美丽”这个词只能用于女子身上。那些存于这个世界的无限美好的事物和人,都是这个词的共有者。他们是这世间绝无仅有、不可替代的存在。他们用自己绝世的风华,令这个词用在他们身上时,折射出与众不同的光芒。

世人都说他最爱的是银色。然而他现在已经习惯站在所有深深浅浅的蓝面前,眼神深不可测。我的纯真的天使现在变得更加美丽了。一种更沉稳,更柔和,更圣洁的美丽。同时却也更遥不可及。我们之间本来就渺然的距离一去千里,咫尺天涯。他在云端皱眉,微笑,歌唱,我在世间目睹阳光次第洒下,草长莺飞,转换流年。
只是我偶尔会有无谓的恐慌,隐隐觉得他身后的翅膀羽翼渐长,所有洁白的羽毛全都向多年前挥别的圣域做引颈的眺望。每当他抬头仰望的时候,眼中的落寞就像是思念故乡。
直到那天看他近期的访谈。一出场长发低垂,墨镜深严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可是言谈间他用我们最眷恋的声音,谈起自己的音乐,自己的演唱会,却依然是我们忍不住去宠溺的任性表情和任性语气。他微偏脑袋,我们眉头就开了;他轻勾嘴角,阳光就明晃晃地荡漾开来。
原来我们的天使一直没变。原来我们的天使,依然眷念人间。

我轻轻地念他的名字,觉得念一次就是一次幸福的体认。我想起他曾是一被欺负就哭的孩子,曾是画画露出沉静表情的少年。他在舞台上光芒四射,有了可以信任的队友就笑得放肆。他从不谈自己的往事,想笑就笑想生气就生气。他,他是我最任性最珍惜的天使。

我在他的歌声中看见空旷的天空和白云。时间飞速飞逝。我想起他的脸。上面露出我愿意用世界来换取的微笑,一定格,就是千万年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00:09 | L'Arc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page top↑
17.2% | top | 最初的梦想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shenyi65.blog33.fc2.com/tb.php/906-0524cf75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
eingzone.com